打印机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46 次浏览 • 2019-07-19 00:00 • 来自相关话题

复印机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47 次浏览 • 2019-07-18 23:59 • 来自相关话题

传真机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08 次浏览 • 2019-07-18 23:59 • 来自相关话题

扫描仪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18 次浏览 • 2019-07-18 23:59 • 来自相关话题

投影仪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41 次浏览 • 2019-07-18 23:59 • 来自相关话题

空调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40 次浏览 • 2019-07-18 23:58 • 来自相关话题

电视机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16 次浏览 • 2019-07-18 23:58 • 来自相关话题

宣传单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231 次浏览 • 2019-07-18 23:56 • 来自相关话题

信封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16 次浏览 • 2019-07-18 23:56 • 来自相关话题

牛奶盒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31 次浏览 • 2019-07-18 23:55 • 来自相关话题

PET塑料瓶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18 次浏览 • 2019-07-18 23:55 • 来自相关话题

塑料软桶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06 次浏览 • 2019-07-18 23:55 • 来自相关话题

塑料泡沫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02 次浏览 • 2019-07-18 23:54 • 来自相关话题

气泡缓存材料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96 次浏览 • 2019-07-18 23:54 • 来自相关话题

废弃塑料文具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331 次浏览 • 2019-07-18 23:54 • 来自相关话题

碎玻璃渣玻璃片属于什么垃圾呢?是可回收垃圾还是其他垃圾

胆小星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123 次浏览 • 2019-07-18 23:53 • 来自相关话题

苏州垃圾分类,做好厨余垃圾分类“细”文章

垃圾分类助手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9 次浏览 • 2019-07-18 20:52 • 来自相关话题

以2020年底为期限,全国46个试点城市要进入全面“垃圾分类时代”,苏州是其中之一。当前,苏州的垃圾分类正由“三分法”(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向“四分法”进一步细化,即在原来的基础上单列出“易腐垃圾”这一类别。这是苏州在推进垃圾分类 ...查看全部

以2020年底为期限,全国46个试点城市要进入全面“垃圾分类时代”,苏州是其中之一。

当前,苏州的垃圾分类正由“三分法”(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向“四分法”进一步细化,即在原来的基础上单列出“易腐垃圾”这一类别。这是苏州在推进垃圾分类的探索中,花大心思规划的“细”文章。


所谓“易腐垃圾”,包括饭店餐厨垃圾、小区厨余垃圾、农贸市场有机垃圾、农村可堆肥垃圾等。实现“易腐垃圾”的单独分类、科学处置,具有可观的生态效益。


记者从苏州市环卫处了解到,《苏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进入立法程序。在此《条例》完成立法并实施后,我市所有小区都将进行垃圾“四分类”。而“四分类”的实施到位,需要社会大众的普遍认同和参与度的大幅提升,需要政府及相关单位管理体系和运营模式的全面创新,需要处置能力与处置水平的配套完善。这一切,都是必须获胜的挑战。


激励机制“进村入户” 让居民从“愿分”到“会分”

生活垃圾来自千家万户,做实“细分类”,离不开垃圾投放的主体——居民的真正认同和主动参与。


对于姑苏区苏锦街道、平江街道多个垃圾“四分类”试点小区的居民来说,胡建荣早已是张“熟面孔”。他是受环卫部门委托,由第三方企业派驻到这里的垃圾分类宣传、收运督导人员。每天在周边各个试点小区轮流跑,大伙儿有什么关于垃圾分类的困惑,都来找他讨教。


说起这两年试点小区垃圾“四分类”的推进情况,胡建荣最大的感受是:居民厨余垃圾的投放准确率不低,但参与度不高。一家公益事业发展中心调查发现,分类后垃圾去向不“透明”也是居民不认可垃圾分类的重要原因。为此,一系列以“垃圾去哪儿了”等为主题的处置终端探访活动,吸引了众多市民积极参与,通过让市民深入餐厨垃圾处理厂,了解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的每一环,让环保理念真正入心入脑。


观念认同,解决的是“愿分”;要让这项工作落到实处,还得让更多的人“会分”。

姑苏区大观名园南区在去年就启动了厨余垃圾分类试点。更早体验生活垃圾“四分类”,他们经历了一个学习的过程。


每天一早,小区27幢的居民蔡阿姨就会准点下楼,在厨余垃圾收运人员到来之前,将分好类打好包、并附上“身份信息”的厨余垃圾,投进住宅楼门口用于投放厨余垃圾的灰色垃圾桶内。蔡阿姨告诉记者,每天自家扔出去的厨余垃圾有专人帮着看质量、称重量,攒积分换奖品。“慢慢形成了习惯,一天不分好,都觉得不踏实。”蔡阿姨笑说。如今在大观名园南区,像蔡阿姨这样每天坚持做好生活垃圾“四分类”的居民家庭有260多户。


胡建荣介绍,从该小区启动试点工作开始,他们便在这里设立了宣传教育点,教大家如何分类,并对居民免费发放四分类垃圾桶、分类垃圾袋。


大观名园实施了以分类给积分,以积分换奖品的激励机制。在大观名园社区居民议事厅,记者注意到,居民让机器扫取自己手机上的一个二维码后,就能查得自家相应的积分,从而获得对应不同分值的抽纸、垃圾袋、香皂等生活用品。


专桶专车专人 让收运环节“一滴不漏”

做好垃圾分类投放只是第一道关。将厨余垃圾从小区内的垃圾桶,运送到垃圾处置中心,需要收运人员依照规定路线,实行专桶、专车、专人、专运。


在苏州工业园区,华衍环境产业发展(苏州)有限公司承接“四分类”小区厨余垃圾的收运处置任务,收运车驾驶员们每天早晨6时出发,赶在中午前,完成辖区内数吨厨余垃圾的收运任务。专用的收运车,可以“一滴不漏”地将收来的厨余垃圾运送至处置终端。


位于姑苏区江宇路的梅花易腐垃圾处置中心,工作人员对辖区居民厨余垃圾开始处理前,会对每包垃圾一一进行扫码、称重。然后,相关信息上传平台。居民可通过微信公众号查询各自的分类准确率,厨余垃圾产生量、累积量等。通过平台反馈信息,垃圾“四分类”小区居民可以及时发现问题、改进不足。收来的厨余垃圾随后才进入生物处理环节。


在苏州,规范的厨余垃圾收运体系已经在试点小区运转起来。

多种模式“齐头并进” 厨余垃圾处理能力快速提升

让包括厨余垃圾在内的易腐垃圾,实现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与之相配套的处置能力必不可少。我市小区厨余垃圾处理能力规模正在迅速提升,并拥有国际级“高段位”的先进技术。

去年11月,作为苏州市生态文明建设重点工程,苏州工业园区首个有机废弃物处理项目开始试运行。智能化收运系统、欧洲先进工艺、无异味达标排放、实现多种废弃资源的再生利用……让这一由华衍环境运行、拥有多项技术优势的项目,成了餐厨垃圾处理厂的“标杆”。


华衍环境生产收运总监陈玲告诉记者,目前,这个有机废弃物处理项目承担整个园区饭店餐厨垃圾、小区厨余垃圾、农贸市场易腐垃圾、过期食品、垃圾压滤液、市政污泥和绿化木质垃圾这七类废弃物的处理处置任务。


为了进一步优化完善厨余垃圾的处置流程,从上个月开始,该项目选择了园区的12个小区,作为厨余垃圾“四分类”试点处置小区。对于小区分类收集的厨余垃圾,整个无害化处置过程的各个环节,都由专业工程师进行监控分析。在该项目的厨余垃圾处置现场,记者看到,从试点小区收运来的厨余垃圾经过机械二次分拣、有机物研磨、制浆、厌氧发酵等一系列流程,产生沼气、沼渣和浆料。陈玲表示,目前,他们的厨余垃圾处置生产线可实现日处理量为100吨,足以满足园区范围内大规模开展厨余垃圾分类处置工作的需求。


市环卫处垃圾分类管理中心副主任干磊介绍,目前苏州针对小区厨余垃圾的终端处理,采用的是“就地+协同+集中”有机结合的模式。除了把小区厨余垃圾运到餐厨垃圾厂进行集中处置外,目前有60多个具备条件的小区使用小型处理设施完成厨余垃圾就地处置。此外,还有一部分厨余垃圾,则是利用农贸市场有机垃圾和农村可堆肥垃圾处理设施进行协同处置。由此,苏州具备了对市区30%的厨余垃圾进行处理的能力。


未来,随着垃圾“四分类”小区覆盖范围的逐步扩大和小区厨余垃圾投放准确率的提高,小区厨余垃圾的产生量会继续加大。与此相对应的是,我市餐厨垃圾、厨余垃圾等易腐垃圾的处理能力也在迅速提升。吴江区、苏州高新区的餐厨垃圾处理厂也已投入试运行,部分街道实现了餐厨垃圾、已分类厨余垃圾的全量处置,相城区餐厨垃圾处理厂也在建设中。


苏州市宗教活动场所垃圾分类正式启动

垃圾分类助手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5 次浏览 • 2019-07-18 20:51 • 来自相关话题

7月12日上午,苏州市宗教场所垃圾分类暨寒山寺创建垃圾不落地场所启动仪式在寒山寺举行。苏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顾月华出席并讲话,苏州市政协副主席程华国出席活动。顾月华指出,全市宗教界要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垃圾分类工 ...查看全部

7月12日上午,苏州市宗教场所垃圾分类暨寒山寺创建垃圾不落地场所启动仪式在寒山寺举行。苏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顾月华出席并讲话,苏州市政协副主席程华国出席活动。


顾月华指出,全市宗教界要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垃圾分类工作重要指示精神,锲而不舍、持之以恒地开展垃圾分类,团结、引导广大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共同参与,形成人人时时注重环境保护、崇尚生态文明的良好氛围,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近期,苏州市民族宗教领域积极行动,通过宣传发动、参观学习、业务培训、硬件添置等措施,主动参与到全市垃圾分类工作中。各宗教团体和宗教活动场所充分发掘宗教教义中契合环境保护、生态文明的内容,结合本宗教教义和特点,因地制宜开展垃圾分类,为保护生活环境、节约使用资源、提高社会文明水平争做贡献。


个人垃圾分类从“不抵触”开始

垃圾分类助手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8 次浏览 • 2019-07-18 20:50 • 来自相关话题

原标题:论习惯的养成|个人垃圾分类,从“不抵触”开始  [编者按]  上海7月起正式实施垃圾分类。城市新时尚,你我新日常。澎湃评论部推出“论习惯的养成”,每天一篇,评论员、志愿者、大学生、小学生,小区业主,记录亲身经历,分享小 ...查看全部

原标题:论习惯的养成|个人垃圾分类,从“不抵触”开始

  [编者按]

  上海7月起正式实施垃圾分类。城市新时尚,你我新日常。澎湃评论部推出“论习惯的养成”,每天一篇,评论员、志愿者、大学生、小学生,小区业主,记录亲身经历,分享小诀窍,吐槽小烦恼,倾听真民声,寻求好建议,让垃圾分类从陌生变成习惯。


  上海实行垃圾分后,远在东莞的我,也经常关注相关新闻。一来,这是环保和个人生活习惯紧密相关的大热话题,全民关心;二来,上海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格外受到关注。人们敬佩上海的积极探索,也关心普通市民的感受。再者,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也已经列入46个有计划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的城市。 


  我也开始关注身边与此有关的点滴变化。最近,我所居住的公司公寓生活园区一下子热闹起来,因为新入职的一批应届毕业生来了,一下子多了几百号人。与此同时,物业对垃圾桶的摆放问题,出了新办法。 


  以前,每层楼的电梯口都放了垃圾桶,住户很方便。因持续高温,楼道气味大,物业便把垃圾桶统一放到了地下车库。很多人不同意了,有说到车库扔垃圾太麻烦的,有说垃圾在门口放太久滋生蚊虫苍蝇的。有人倒是去车库扔,但垃圾袋一路滴水……那画面,不忍直视。在物业群里,很多人让物业恢复原来每层楼配垃圾桶的做法。


  住户的意见不能说完全没道理,但我也由此看到了推行垃圾分类的不易。这还只是垃圾桶的摆放问题,而“上海模式”不仅是定点分类投放,还要定时投放。相比之下,我们这的困难简直不值一提。 


  说到底,是一个观念的问题。长期以来,人们更多只图自己方便,多走几步路,嫌累;分类或分类太细,嫌麻烦。观念不变,习惯也就难改。习惯越长期固化,又会巩固观念的现实土壤。如此,最终影响的还是环境的整洁,家园的美化。 


  好在,人又是有很强的可塑性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努力,现在住户们已经很自觉把垃圾拿到车库层扔。一个小动作变成习惯后,就会催生新观念的萌芽。一个人的改变,也会带动更多人跟进。 


  不可否认,跟上海相比,东莞等城市在垃圾分类上,从官方到民间都还有更大的差距,但改变已经在发生。期待这场从大城市逐步向中小城市推行的新生活方式,能更快在更大范围内落地生根。这固然需要方方面面的持续努力。作为个人,我们都可以有所作为。努力,就从改变自己的心态开始吧!学会不抵触,不怕麻烦,跳出原本的舒适圈,让行为慢慢转变为习惯。等大家将心理对垃圾分类的认同,转变为自觉行动,垃圾分类自然就能顺利施行下去。


【南京垃圾分类】强制垃圾分类,南京还有多远

垃圾分类助手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2 次浏览 • 2019-07-18 20:49 • 来自相关话题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南京人也将面临“灵魂的拷问”:“你是什么垃圾? ...查看全部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南京人也将面临“灵魂的拷问”:“你是什么垃圾?”

res03_attpic_brief

垃圾分类进课堂。本报通讯员 张敏 本报记者 董家训摄

全民参与,前中末端齐发力,7月的上海,因为轰轰烈烈的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成为全国的焦点。“你是什么垃圾”的“灵魂拷问”,一时间成为网上最热段子。 

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处理,是破解“垃圾围城”的最佳路径。 

2017年,南京被列入全国先行实施垃圾强制分类的46个城市之一。根据国家发改委、住建部发布的《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2020年底前,46个试点城市的城区范围内要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 

今年6月28日,住建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到2020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南京和上海同属46个城市之一,再加上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的大背景,上海迈入垃圾分类“硬约束”时代,无疑让300多公里外的南京人产生联想: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南京还有多远? 

相比上海的全民参与,南京“群众基础”不差 

与上海的全民参与相比,南京实施垃圾强制分类的“群众基础”并不差。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8年5月,市委市政府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通报2018年南京市垃圾分类总体工作情况和试点街道推进情况时就提出,2018年南京主要以街道为单位,整体推进单位、小区和公共区域开展垃圾分类,着力打造垃圾分类示范片区。首批12个街道则试点全域垃圾分类。同时,全面推进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2018年全市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社团组织、公共场所和相关企业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强制分类。 

居民小区的生活垃圾分类,南京起步也未落后。早在2014年,栖霞区尧化街道就已经开始实施“政府购买服务—企业市场化运作—居民分类投放换积分”的垃圾分类投放模式。截至去年底,南京城区已有1000余个住宅小区启动垃圾分类。在浦口区林景雅园小区,垃圾分类获得的积分不仅可以兑换日用品,还能抵扣物业费或兑换体检、游乐项目,居民垃圾分类参与率超过80%。

为了培养市民逐步形成垃圾分类习惯,南京十分注重中小学、幼儿园的垃圾分类教育宣传。去年六合区垃圾分类办公室面向学校,编制印发了1万多册垃圾分类绘本。 

今年9月1日,六合区垃圾分类幼儿园教材将在全区幼儿园内正式使用。去年以来,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利用板报、校园网、学校微信公众号等,采取讲座、手抄报、知识竞赛等形式,广泛开展垃圾分类宣传教育活动。不少学校组织了以生活垃圾分类为主题的社会实践活动,形成了教育一个学生、影响一个家庭、带动一个社区、引领整个社会的良好氛围。 

即便是在相对偏远的乡村,垃圾分类工作也在如火如荼进行。按照计划,2019年,我市开展垃圾分类的行政村将达到100%。个别区甚至有望实现自然村垃圾分类全覆盖。全链条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新体系,已在不少乡村建立。 

已推行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积累了实践经验 

根据《南京市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实施方案(2017—2020年)》,我市力争用三年时间普遍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形成社会普遍接受的单位垃圾强制分类模式。 

2017年底,南京启动党政机关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工作。去年,各类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组织、大专院校、中小学校、幼儿园、公共场所管理单位、公共服务企业实施垃圾强制分类。依照省、市方案,南京推行的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只需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三类。 

在鼓楼区政府,大门入口处的大屏上,滚动播出着垃圾分类小知识。大楼一共18层,每一层都设置了三分类垃圾桶。一楼大厅还有四分类垃圾桶,将可回收物细化分成纸张类和金属类。每天,这些垃圾被运到大楼地下室的垃圾分类集中收集点,保洁员对其进行二次分拣,然后再由环卫部门拖运走。 

为了督促相关单位规范垃圾分类行为,南京城管在去年11月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垃圾分类专项执法行动。针对机关事业单位、社团组织、公共场所管理单位、公共服务企业等四类单位的生活垃圾分类情况,重点开展“六必查”:一查是否建立分类台账;二查是否建立分类工作制度、有序推进;三查是否按规定设置分类收集容器、有害垃圾收集容器;四查是否在收集容器上设置分类投放标志、在醒目位置设置投放引导标识;五查是否设置集中投放点、规范分类;六查分类投放设施周边环境是否“脏乱差”。专项执法活动首日,共有6家单位因不履行垃圾分类义务,接到行政处罚告知书。 

餐厨垃圾处理末端年底就将建成,硬件基础即将具备 

由于还没有成规模的餐厨垃圾集中处理设施,我市餐厨垃圾从分类、收运到处置尚未形成“闭环”。不过,这种尴尬局面将在今年被打破。 

7月1日,江北餐厨垃圾处理厂一期已开始调试,当天秦淮区和鼓楼区运输了10吨餐厨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理,该厂日处理量将逐步达到100吨。到明年年初,江北餐厨垃圾厂的日处置能力将提升至400吨,此外还将新增日均200吨的厨余垃圾处理设施。 

计划在江南建设的一处餐厨垃圾处理设施,目前正在可研、选址阶段。此外,溧水、栖霞、六合、高淳都将有自己的处理站。 

末端处理设施跟不上,是国内很多城市面临的普遍难题。即便是上海,目前也尚未做到餐厨垃圾(即上海四分类法中的“湿垃圾”)的全部资源化利用。为此,上海采取了源头末端“齐步走”的方式,逐步建立湿垃圾就地、就近、集中相结合的分类处理体系。目前上海湿垃圾分出量为6164吨/日,根据规划,到2020年,上海湿垃圾资源化利用能力将达7000吨/日。 

目前南京市日均餐厨垃圾的产生量为800至900吨。按建设进度,餐厨垃圾处理能力与产生的垃圾量相匹配,大概需要3到5年。但我市一直在农贸市场、饭店、大型单位等特殊领域推行餐厨、果蔬、绿化等易腐垃圾的就地处理与资源化利用。2018年,各区分别在一个农贸市场配备了厨余垃圾处理机进行试点,分别在3个餐厨垃圾产生单位试点配备餐厨处理机。各区也都在建设小型餐厨垃圾处理站,形成餐厨垃圾片区处理中心。 

推行强制分类,还差刚性约束

“只有垃圾分类处理设施建设齐备了,政府部门才有‘底气’向居民提出强制垃圾分类的要求。只有通过地方性法规,才有要求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法律依据。”南京市城管局环卫处主任科员龙瑞表示。 

的确,在坚决推进垃圾分类的过程中,离不开制度的刚性约束。“硬约束”时代的上海,这次是动了真格的。7月1日至7日,强制垃圾分类制度实施仅一周,城管执法部门已累计开出199张罚单,责令整改3000余起。其中,上海青浦一家农工商超市,因混投垃圾且未及时整改到位,被处以罚款3万元的重罚。 

在浙江,多地也将实施“最新”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从加强执法监管入手,以制度约束奖惩结合,让法律不再是“躺在纸上”。 

龙瑞透露,南京会学习上海一些好的经验做法,比如定点定投、到时“撤桶”等,并结合南京的实际情况,制定具有南京特色的方案。同时,我市也在调研,积极推进垃圾分类立法。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南京人也将面临“灵魂的拷问”:“你是什么垃圾?”